凌沫

经历过PARK大乱斗,怕啥TEI大三角,风衣也很萌有木有,COME ON

【沙李】【高李】负气流浪

设定中央没有考虑赵立春的意见,空降了沙瑞金为省委书记,同时提拔李达康为汉东省省长,实际形成沙李配,其他人仍任原职,没有反腐,只有官场和恋爱~~~~时间线为沙瑞金刚空降汉东时

   
    等杏枝把所有东西收拾完已经傍晚了,赵东来帮着把东西搬到后车厢,李达康回头看了眼这个住了四年多的房子,四年来他每天晨光熹微就去上班,夜已深沉才带着一身疲惫回来,这里更多的是旅馆的存在,幸好有杏枝在收拾,他这半辈子辗转了多少地方,自己也不清楚,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屈指可数,而现在他又要省委大院了,从来敢想敢拼,无惧无畏的达康书记,噢,不对,现在是达康省长了,他却有些抗拒,20年了他又要回去了

     新来的沙瑞金正兴致勃勃得跟秘书小白打篮球:
    “沙书记,那我可不让你了”
    “嗬 口气不小”
    一辆奥迪车从篮球场边上缓缓开进省委大院,沙瑞金一眼就瞥到了车牌号:汉000002,这便应该是汉东“鼎鼎大名”的李达康了,车子由远及近沙瑞金看到了那人的侧脸,怎么形容呢?果然是纵横官场20年的人,自带不怒自威的气场,但是有点孤傲,沙瑞金想,对就是孤傲虽然那人面上没有任何表情,关于李达康的事他听了不少,有的是传言,有的是朋友转述的,比如他大学刚毕业被赵立春一眼看中,直接当场指定为自己的秘书,而后跟赵家一直关系密切;比如他和高育良政见不合时常开怼;比如刚结婚的夫人生下孩子后就被查出受贿被捕,后病死狱中;这该是怎样一个人呢

     李达康搬到省委之后第二天就让小金把各市县资料送到办公室,虽然自己基本干遍了汉东各市县,但是毕竟职责范围有变,还是要详细了解一下做到心中有数的,听说新来的省委书记已经去下边调研了,这调研回来就该开常委会了,常委会....李达康甩甩头,不想这些了,这些资料今天要看完呢

     快下班的时候小金说是汉东的干部们为庆贺他升任省长定了桌酒席,请他过去,李达康有些抗拒这类活动,但是也深知有些时候还是需要些润滑剂的,他想了想问到:
     “高书记也在吗?”
     “高书记刚打电话过来说是公安那边有点事会忙得比较晚,就不过去了,但是让转告祝贺您荣升汉东省长呢”
      李达康悬着的心这才放下,但是却有些失落。


【沙李】【高李】帝君锢

突然很想看古装的素鸡们,古装的达康在王位上怼群臣是不是很帅哈哈哈哈,看了一圈文,都是现实向的,要么是衍生,只能自己动手了

      

    夜已深沉,各宫的灯火慢慢熄灭,宫人们都渐渐睡去,繁华的宫殿在一片月色中格外寂静,只剩下巡逻的士兵尽职地保卫着他们的王城。
     年轻的宣和王还在批阅奏章,从晚膳以后一直到现在姿势都没怎么换,赵东来上前更换了一只新蜡烛,轻声道:

    “王上,该歇息啦,今天已经批了几个时辰了,这些明天再批不成么”

       李达康头都没抬,“不行,这些奏折呈上来一定是有要事,我想今天能处理的都处理了,明天还有别的事”

      赵东来瘪了一下嘴,就知道是这样,王上继位三年以来风调雨顺,政治清明,经济往来繁荣,边城稳固真可谓是国泰民安,王城内外无不夸赞王上贤明,干嘛把自己逼得那么紧,他有些不理解。 

       案上的奏折终于都处理完了,王抬头看着赵东来笑了

   “东来啊,你这嘴嘟得都要上天了”

     看着王上的笑颜,眼睛里万丈星河,赵东来仿佛在湖上泛舟,轻轻的莲香萦绕鼻尖,耳边微风拂过,指间夏日湖水触手可及的微凉,心像随着湖水一波一波荡漾开来,不忍内心吐槽自己

    “服侍王上这么久了,不是已经免疫了嘛?怎么还是不习惯”

   “东来想啥呢?”李达康好笑地拿了一个奏折敲了一下他的头“明天一早传本王旨意让三位公子过来宣仪殿”

    “是,王上”

      李达康看着台下三人,打量着他们各异的神色,王大路有些莫名的看着他,透露着疑惑,高育良则满脸不忿,不愿对视,易学习有点没睡醒的懵然,天真无邪的孩童般。

      李达康缓缓开口道

   “今日诏你们前来,是有要事对你们说,大路幼年便是我的侍读,继位之初诸事繁杂,留你在我身边是我的私心,育良现在剑术文章都颇有成就,学习自继位就跟着我,现在也成长了许多,委身本王后宫是禁锢了你们,是时候让你们自由施展了,自即日起贬为平民,自此王城及本王与你们再无半点关联,今日你们就搬出王宫吧”

      大路愕然“王上,大路做错了什么吗?我不愿离开王宫”

   “大路,你没有做错,是本王借用了你三年的时间,现在该还你自由了”

  “我知道王上的用意,但是请让我陪着你,无论后面发生什么,我愿意和您一起承担”

    大路很着急,王上为什么这个时候把他一把推开。   

     育良脑中的弦一下子断了,他一直努力学习各种书籍剑法,多少个日夜煎熬着,期待着这三年快点过去,让他能实现当日的誓言,却在三年后的今天被逐出宫?他这是何意?

    “育良,三年之期已满,我没有看错,你果然不负所望,我的承诺在我有生之年永远算数,你随时可以找我实现”

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育良不知道要说什么,好像一直全力冲刺的人以为终于到了终点,却到了悬崖样的茫然,心有些空了,易学习则瞪大眼睛看着李达康,好似一下子没明白什么意思

      “王上,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大路再度开口,李达康打断他

     “况且你们在也不方便,我马上要立后了,大臣很早就催我成婚绵延子嗣,现在是该考虑起来了,你们不用再说了,这是赐你们的每人黄金五千两,东来送三位公子出宫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再看他们起身回了内殿。